语鹿卿冬

我到天堂没?
我爱意识流
更新看缘(存稿箱深不见底)
长期失踪
永远睡不醒
尽我所能,讲一个故事

【雷安】Counting Sheep

★真一句话雷安
★OOC严重,意识流的产物
★严重前言不搭后语
★注意避雷
★祝观赏愉快







        滴答,滴答……

  雨滴落在白上,染上一块块黑,顺着他的衬衫爬上他的脸颊。他似失了知觉,失了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如无人操控的木偶,任由那黑将他吞噬。

  一抹艳红突兀地出现在他头顶,雨怨恨地砸向阻碍它的红,黑见此也畏手畏脚的,退下了他的脸庞。

  “你来了。”他睁开了眼,眼里是一个倒映着森林的湖,美中不足的是,那里没有光芒。

  “我要不来,你不还得在这傻傻的淋雨?这伞送到了,我也该走了。”来者将伞柄塞入他的手里,撑起另一把伞,走入了雨幕。而他,在说完第一句话后,便低着头。之前那些幸运的落在他身上的雨,顺着他的发丝,睫羽向下滑落,它们不想就此融于泥土,挣扎着,颤动着,汇成一滴水珠,它们身下的载物不堪重负弯了腰,使它们的一切努力飘之于水。

  隐入雨幕的身影停住了,回过头来,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结果是唇边一抹轻蔑的弧度,“我可不欺负病患,我想你知道这点。”

  “……”回答来者的,是一片雨入地的哀嚎之声。

  来者见此,唇的弧度僵了一下,不可见闻地叹了一口气,“其实红挺配你的,”来者看了眼那柄艳红的伞,那红带给了来者一阵阵的心慌,不正常,太不正常了。他的瞳孔突然放大,嘴唇颤抖着,徒劳地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是吗?”他抬起头,望向罩在他头顶的燃烧着的红,那炽热的温度逼退的他身上的黑,红渐渐占据了他的身躯,白在红的覆盖下扭曲着,想逃离红的掌控,却只是徒劳。

  “这样的我,你喜欢吗?”他再度开口,盯着那抹颤抖着的身影。

  不……不是的……喉咙像被掐住似的,所有的话语被堵回喉咙。

  他骤然一笑,“忘了我吧,这样的我,不值得你用一辈子来换。”那笑容,含着悲伤,带着绝望。

  你在说什么鬼话!什么不值得!我愿意用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来把你换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开口,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就好……一次……

  雨无情的将两人隔绝,他只看见他逐渐模糊的身影,他想迈动双腿,他想奔跑,他想把他抱在怀里,他不想他离开。但双腿被钉在地上,双手违背着自己的意识。他只能看着他离开,只能看着那抹艳红,浸染了他的全身。

  那一刻,鬼门现,彼岸花开,忘川河上,孟婆旁,一碗川水,断了过往。

  当贪婪的红爬到他脚边时,身体才听从了意识,他颤抖的跑了过去,用着颤抖的手,抚上了他布满伤痕的脸庞。

  “傻子……红色和你一点都不配…这里这么冷,我们回去吧……你醒醒啊……”

  他只闭着眼,不做任何答复,手边的双剑失去生机的躺在那。

  那一刻,星辰破碎,他的世界,崩塌了。

  

  

  滴……滴……

  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摁掉了坚持不懈地响着的闹钟,另一只手习惯性地向旁边一捞,触及的冰凉使他清醒了过来,自嘲地勾起了嘴角。

  起身,点上一支烟,用尼古丁麻痹着自己。

  叮,手机屏亮了,来信息了。

  他疑惑地拿起手机,想看看是谁这么早来打扰他。目光刚触及屏幕,他怔住了,屏幕上赫然写着:

  “起了吗?雷狮。

    By安迷修”

『杰佣520贺文』Six Feet Under

※小学生文笔,见谅

※『』内为歌词

※第一篇党费

※由真实事例改编(对没错,我就是那个傻子杰克)






在那六尺深的地下,是我死去的爱恋,你是否知道?

缪斯纹路的镜面碎裂,又是一场新游戏的开场。

是军工厂,这里常年弥漫的雾气,使它与其他的地方区别开来,成为一大特色。

雾气……这局会是他吗?

不,别再想他了奈布,逃出这才是首要任务。

奈布环顾四周,没有心跳声,且旁边就是一台密码机。不管了,先修密码机。

奈布忍耐着密码机发出令人烦躁的声响,不时对其敲敲打打。努力了半天,进度仍是还有大半,相比之下,他的同伴早已开启一台。果然自己还是无法越过那个坎。

”扑通!扑通!”

监管者!奈布心里一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监管者和被打的求生者皆显露了身型。娇小的身影和略大的草帽,形成鲜明的对比,突出此人绝不是表面那样柔弱。是园丁小姐,奈布放下敲打电机的手,正了正护腕,拔腿往园丁的方向跑去。监管者呢?一个修长的身影,跟在受伤后一瘸一拐的园丁后面,不紧不慢。杰克!是他!奈布压下心里微微的欣喜,把注意力集中在救园丁上。奈布试图吸引杰克的注意,但失败了。杰克专注于眼前残血的园丁,对旁边满血的奈布视若无睹。

奈布眼里闪过一丝阴霾,随即恢复原样,继续跟在杰克后面。园丁看到了奈布,可发现杰克仍在追她,转身跑入旁边的板区。在放下的板子上反复横跳,试图消磨杰克的耐心,无奈她今天运气不好,被杰克识破意图,趁机一个恐惧震慑拍倒在地,被绑上附近的椅子上。

站在一旁的奈布跑上前去,弯腰靠近椅子假装要救园丁,成功骗到一刀后迅速救园丁下椅。奈布把眼底的心悸擦除,表面摆出不屑。转身对不再僵直的杰克,竖起中指。

“来抓我啊,爪爪杰!”

『帮帮我吧,我又一次,迷失了自我』

“哈……哈……”

奈布边跑边转头向身后看去,杰克已隐去了身形,不断剧烈跳动的心脏提醒着奈布,他就在身后。周围的雾气随着杰克的雾隐愈发的浓厚,逐渐看不清四周的景物。奈布迷失在一片迷雾中,无法挣脱,呼吸愈发的急促,渐渐如被勒住喉咙般,难以呼吸。奈布看着越来越近的杰克,深知自己无法跑过雾隐下的杰克。

奈布看了眼磨损不太严重的护腕,靠近一堵墙,用力一推,自己已是在几里开外。但杰克又很快追了上来。

“咔嚓。”

又一台密码机被修好,还剩两台。

“嘭……嘭……嘭”

修电机的声音!奈布朝前看去,是空军在修电机,但她并未注意到受伤的自己和身后紧追不舍的杰克。但杰克注意到了她,奈布想把杰克引走,只听见身后杰克轻声哼笑,哼着奈布烂熟于心的曲子,直奔空军,又是一爪,把正在修机的空军打趴。这处密码机里地下室特别近,所以,空军理所应当的进了VIP室。奈布看着带有玫瑰手杖的杰克抱着空军远去的背影,扯起了嘴角,后又放下。兜帽的阴影下,他的面容,模糊不清。

『能否有玫瑰悄然绽放在那雨后坟头。』

空军牺牲,自己受伤,园丁在律师的帮助下回满了血。

不……律师也走了,为了救空军。

只剩下自己和园丁。

杰克……你会选谁……

心跳声再次响起,玫瑰的香气席卷而来,优雅而又带着侵略性。低沉的男声轻声哼唱着曲子。

来了。

抚摸着还可以再用三次的护腕,奈布收起之前婆婆妈妈的姿态,站在一块板子前。看着逐渐逼近的杰克。

“你可让我久等了,杰克。”

刀刃划破空气造成的风,堪堪蹭过奈布的脸庞。“嘭”板子被放了下来,横挡在奈布和杰克之间,奈布见此,嘲讽的笑了笑。短暂的失神后,奈布使用钢铁冲刺,跑出一段距离。还未等身形站定,杰克踩板子的声音戛然而止。

之后,又是一场追逐战。奈布可以溜杰克,直到园丁解完所有密码。但他没有,倔强的向前跑着,用着所剩无几的钢铁冲刺。奈布想尽早结束这个荒唐可笑的游戏,毕竟,他知道,自己早已输了,输的一败涂地,现在的他,只不过在苟延残喘而已,是的,苟延残喘。多么的可悲。

最后一次冲刺用完,奈布喘息着,翻过面前的窗户。

“啊!嗯……”

是恐惧震慑,奈布跪在地上,脑袋晕乎乎的。模糊间,奈布觉得自己跌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奈布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愫,轻轻抓住杰克的衣襟,头略微靠近杰克的心脏部位,感受着自己剧烈跳动的炙热的心脏,听到的,只有一片死寂和冰冷……

『回想,渴望,轻触,摩挲』

荆棘的刺狠狠陷入肉里,也扎进自己的心里。奈布低着头,失去了之前嚣张的模样。杰克对他态度的转变感到好奇,透过面具,他看到了想了救奈布的园丁,发出了“hiahiahia”诡异的笑声,送上门的猎物,谁不喜欢呢?

椅子上的时钟进入最后一圈,奈布微微抬起了头,看着抱着园丁远去的杰克,笑了。

『别回头看我,那些伤还未愈合

但我心底还期待你能对我说些什么』

奈布坐上观众席,看着园丁被放上椅子,死寂的心跳动了一下。

“你为此感到欣喜?”

奈布不可抑制的皱起眉头,却没发作,因为他知道“他”是谁

“你早该明白,他是监管者。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他的职务。”

“你说的没错。你是不是也觉得好笑,一个猎物,喜欢上了猎杀他的人。”

“但你仍在期望着,不是吗?想得到来自他的不可能的爱。”

“果真只有你最了解我。”

“当然,我就是因此而存在的,另一个我”

奈布整了整衣着。开口道,

“还有多久?”

“现在。”

“足够了。”

“不再说些什么了吗?”

“不用,我已经知道了答案,走吧。”

缪斯的纹路再次碎裂,一场新的游戏,开始了。

求生者的队伍里又来个新成员没人知道他的身份,兜帽下的面容模糊不清。他们来的的地方是红教堂。那位新成员,路过墓地时,在一块无名的墓碑前,放了一束,玫瑰花。

没人注意,红教堂何时又增添了一块墓碑,但慈祥的神像,它知道一切,却不能说出口,永远不能。

这段故事,便就此结束,随着主角,埋入六尺之下。







   真的是太乱了,仅仅是舞台上的丑角,却把整个会场搅的乌烟瘴气。这是所谓的越长大越幼稚?醒醒,大半个圈都在看你两的笑话。这都是哪里来的优越感,让你俩不要脸不要皮的撕到现在?不喜欢,就别看。
    因为没人在意你的感受

跟风让同学填,是完全不了解的那种 @樱花泪

『嘉瑞嘉』Endless

☞嘉瑞嘉无差
☞极短
☞ooc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注意避雷

      “参赛者,嘉德罗斯。”
      “为本次凹凸大赛的幸存者,即大赛第一。”
      “愿望。”

       愿望?
       我想要……
       “我想要回到大赛初。”

        为什么?
        想改变。
        凭你吗?做梦。
        不做,怎会知道这会是一场梦?

        
        “可以完成,需要你的记忆。一切。”
        “……好。”

         睁眼
         “格瑞!来跟我打架吧!”
         “我才不会与渣渣为伍。”
         “吵死了!渣渣!!”

          这是我吗?
          是。
          格瑞是谁?
          无可奉告。

          “愿望达成,祝好运,参赛者。”

          凹凸大厅,格瑞,金,紫堂幻,凯莉,祖玛,雷德……还好都在。
          为什么用还好?
          系统错误吧。

           “本次凹凸大赛正式结束,感谢大家的参与。本次大赛的幸存者是——圣空星的嘉德罗斯。请说出你的愿望吧。幸存者。”

            “不害怕他还像之前一样?”
            “创世神已经厌倦了。”
            “也是,早已知道结局的结局,终不得人心。”
            “只不过是在垂死挣扎罢了。”

             “很遗憾,参赛者嘉德罗斯,你的愿望我们无法实现”

             “咔”

             Endless

             End


       

『雷安』不知道起什么名字的债

☞赌博赌输了『笑哭
☞末日po
@小电驴   给她给她的,这件事告诉我们要珍惜生命,远离赌博『正经脸』







   “呼……呼……”
    沉重的呼吸声打破了夜的宁静,地上的脏水溅起水花。
   “啊!唔……”
   血红,爬上了墙头。彼岸花再次盛开在三川途边,又是一个3000年。

   “昨天晚上凌晨,于xx路的一条小巷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为一名青年男性,死因为失血过多,致命伤是脖子上一条5厘米长的口子。凶手是用牙齿撕扯着死者的脖子才导致的创伤,凶手还在逃窜中,详情请看现场报道……”
   雷狮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起身走到厨房,手臂环住了正在做饭的人。
   “最近不太平啊,安迷修”
   “你怎么关注这些了,雷狮,还有,把你的手拿开,如果还想吃饭的话。”
   雷狮松开了左手,指了指左胸。
   “这,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安迷修切菜的手顿了顿,叹了口气,转身捏住了雷狮的脸。
     “疼疼疼,安迷修!放手!”
     “雷狮,别想这么多了,没什么事就别妨碍我做菜,出去看你的电视吧。”
     安迷修说完随即放了手,顺便帮雷狮揉了揉脸。雷狮依旧死皮赖脸的粘在安迷修的身上。
     “切,爱听不听,卡米尔那小伙子竟然说要来蹭饭,真不是时候。”
     ”叮咚~”
     安迷修推了推大型人型挂坠。
     “人到了,开门去。”
     雷狮不情愿的放下在安迷修身上作妖的手,蹭到了门前。敲门声在铃声之后急促的响着。
      “来了,急啥。”
      雷狮打开了门。
      “我说,卡米尔,你……”
       眼前的一幕,让雷狮呆楞住了。

    “哈…哈……”
    “怎么,又梦到了卡米尔。”
    “嗯。”
    雷狮环顾四周,自己身处在一个车厢里。等到雷狮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他盯着安迷修。
     “多久了……”
     “一年多了。”
     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
     “打了那么久,丧尸还是那么多。天杀的,哪里来的那么多丧尸。”
     “呵。”
      “笑什么?”
      雷狮坐起身,由于车厢太矮,他只能弯着腰。雷狮撑着头,看着手边的枪械。
     “想起了你第一次看到丧尸时的模样,那表情真tm傻逼。眼珠子都要被你瞪出来了。那衰样,啧啧啧,够我笑一辈子了。”
     安迷修的唇角翘了起来。不甘示弱地反击。
     “还好意思说我,当时谁哭的像300斤的嘉德罗斯一样,我衬衫都湿透了。”
     “可劲贫吧你,安迷修,现在不还是在下面的那个。”
     “雷狮……”
     安迷修看着雷狮,眼里闪烁着些什么。
     “后悔吗?接这个任务。”
     “来都来了,现在后悔有用吗?”
     安迷修转头透过车窗,望着黑色的堡垒。
     “这个任务结束了,我们就不干了,你说,我们会不会遇见格瑞和嘉德罗斯。”
     雷狮收回视线。
     “他们,不都在变为丧尸的那一刻选择了死亡吗。”
     “也是。时间到了,走吧。”
     安迷修和雷狮拿起武器,打开车门,钻入了树林。
     他们在树林中快速地前进着,宛如两只黑豹,优美,神秘,却又致命。
     “吼……”
     安迷修停下了脚步,向雷狮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随即猫下身子,钻入草丛。一个丧尸从草丛前走过,像是哨兵。雷狮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小刀,快速地从草丛里起身,挥臂,砍掉了丧尸的脑袋。他们继续赶路,一路上运气不错没遇见几个丧尸哨兵。遇见了,也立马身首异处。
     黑色的墙体出现在安迷修和雷狮面前,这原本是一个军事基地,曾经的安全区。现在,被大量的丧尸占领着。他们的任务是——炸毁这座堡垒,从内部。
      雷狮找到一个缺口,看样子是之前和丧尸战斗时被轰出来的,而丧尸也没把它修补起来。“真走运,安迷修,这里。”
       进入墙体后面的世界,血腥味扑面而来,安迷修看着尸骸遍地情形,即使之前看到的再多,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血液早把土地染成了暗红色,充斥着死亡的气息。雷狮也不禁感叹:“畜生就是畜生,总算知道它们为什么不补着洞的原因了。”“这都是之前的战争中的人吧”“不,有新鲜的尸骨”雷狮指着不远处的一具白骨,“快走吧,有丧尸要来了。”雷狮和安迷修躲入一处掩体,看着一小队的丧尸来到了尸堆旁。它们抓起“肉”就往破烂的嘴里塞去,倒有一种狼吞虎咽的感觉。“肉”从它们腐烂的身体滑落出来,沾染了黄色的粘稠的尸油滚落在地,溅起血花。等到它们吃完走了,雷狮才从嘴里幽幽地吐出几句话“这,怕是它们的仓库,还是存食物的那种。”
        “别说了,我想吐”安迷修艰难地吞下唾液,压下那种从内里深处涌出的恶心感。
        “走了。”雷狮拉起安迷修的手,往武器库走去。一路上躲躲闪闪,弹药竟没消耗一丝。丧尸当然不知道武器库的重要,所以门口没一尸把守。
         安迷修蹲下身,琢磨着怎么开门。雷狮倚靠在一旁,为安迷修放风。
         “开了,走吧。”安迷修走进去,雷狮跟在身后,顺手关了门。安迷修在黑暗中凭着记忆小心安好了炸弹。突然,门外传来了骚动,伴随着阵阵吼声。
         “雷狮,怎么回事?”安迷修抬头问雷狮。
         “不知道,怕是来丧尸潮了。”雷狮皱起眉毛,“啧,组织果然早就计划好了。安迷修,你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安迷修站起身,开始组装枪械,“呵,雷狮,与其在这被炸死,还不如出去闯一把。”
         “可以,我赞同。”雷狮同拿出了枪,“准备好了吗,骑士?”
          “当然,海盗。”

         
        
          果然是丧尸潮,难怪之前没遇到多少丧尸。血月挂在天上,宣示着这是一个属于丧尸的夜晚。阴界之门悄然开启,妖艳的彼岸花在三川途边燃烧,安慰着来自阳间的灵魂。丧尸捕食人类,人类又猎杀丧尸,到头来却是两败俱伤。安迷修和雷狮穿梭在破烂的小巷里,时不时就有丧尸冒出来,但都被一枪狙死。虽然枪上装了消音器,可丧尸的吼声引起了丧尸大部队的注意。鬣犬,围住了豹。
           “太多了,安迷修,出不去”雷狮擦去脸上被溅到的尸油。
           “往武器库那引,时间快到了。”安迷修卸下空弹夹,装上最后一个弹夹。
           丧尸丑陋,恶心的“嘴脸”就在眼前,安迷修想起了之前它们吃“肉”的情景,不禁打了一个颤。
           血月被乌云遮住了全身,时间进入了倒计时。雷狮和安迷修的弹药早已用完,只能用军刀割下丧尸的头颅。手臂早已酸涩,体力也快消耗殆净。本知道最后的结果都是死,还在做着无谓的抵抗。
           “哈……”雷狮和安迷修背靠着背。
           “喂,安迷修,感觉怎样。”雷狮矮下身子躲过一个丧尸的扑击,雷狮借力一推,把丧尸推向尸堆,顺便砸到了几个丧尸。
           “不怎样,还有二十秒,你要什么想说的吗?”安迷修一个肘击砸上一个丧尸的脑袋,反手用刀砍下了另一个丧尸的脑袋。
          “你要听什么,我就说什么。”雷狮杀完一个丧尸,转头看向安迷修。
          “想听……想听你说自己是我的身下受。”安迷修狡猾一笑。
          “好吧,我说,我,雷狮,是安迷修的,身上,攻。”雷狮反将一军安迷修。
          “你……”“pong……”
          白光席卷天地,淹没了丧尸群和雷安二人。
          “嗡……”
          脑袋里一片寂静,转眼间自己就立在了一个空白的世界。安迷修懵了一下,转头便看见了雷狮那欠揍的脸。
          “雷狮……”“嘘,听我讲完,我,雷狮,愿做安迷修永远的,身,上,攻。”雷狮突然认真。
          “雷狮……”安迷修张了张嘴,却被雷狮打断了,“是不是很感动啊,安迷修。”
          安迷修抽了抽眼角“你tm的雷狮……我……唔……”
          雷狮乘机偷吻了安迷修。
          “走吧,格瑞,嘉德罗斯和卡米尔都在等我们。”
          “好,走吧。”

——————END——————
哈哈哈哈哈哈,我债还完了!!!!『突然失智』
     

『雷安』 病名は愛だった

☞雷安登榜顶啦!!!
☞爆肝走起   

     阳光被枝杈割碎,悄悄落于树下人的身上。他似乎睡着了,不似活着,也不似死去。
    步入他的记忆,扑面而来的是一片猩红,不是他的,他正徒劳地用双手捂住怀中人的伤口,但鲜血依旧不听话的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最后怀中人还是去了,身体化为碎片。他试图抓住那虚渺的,离他而去的事物,打开掌心,留下的只有悲痛。待到碎片飘散消失,一个圆形的物体掉落在地上。他捡起物体,托于掌心,虔诚地烙下一吻。这段记忆且无声,至于无声的原因,估计是他不愿去记忆。毕竟,有时最后的对话,会折磨人的一生。还有种可能,是他不愿听到关于“再见”的话语,并坚信会再次见面。他为自己编织了一个网,把自己蒙蔽其中。   
    再次醒来,走进的是他更早的记忆。看见了一个白色头发绛紫瞳色拿着一把绿色大刀的男人和一个灿金头发和瞳色拿着黄黑相间棒子的少年。还看见了在上一个记忆里在他怀中离去的人。他们在一个大厅里相遇,似乎很熟练的由拌嘴变为打斗。但总觉得他们之间,不,是他的心产生了变化,可是看不清,只好把这种怪异的感觉,称为“病”。望见了 从心脏蹦出的血液,循环了一周后,又回到了心脏,但似乎有些血液通过皮肤偷偷地跑了出去,不知去向。很奇怪,却无从下手去寻找答案。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他不是死在别人手上,就是死于“病”。
   错了,都错了,那根本就不是“病”,天真。可,晚了。
   记忆到此为止,他醒了。他揉着太阳穴,左手撑起上半身,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五分钟后,他站起了身,摇摇晃晃地向着树林深处走去。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平地,地面有微微的凹陷,周围突出的石块凌乱又参差不齐,像是之前在这发生过一场战斗。他面向着一面石壁,低垂着头像是在忏悔。他拿出一捧祖母绿色的花瓣,任凭风把它们带向不同的目的地,敢肯定的是,没有一片抵达他心中的那个地方。
   不幸的人啊!
   他在向谁忏悔?不知道,不明白。
   他说话了,今天的第一句,“真能睡啊,安迷修。”安迷修?是谁?他又接着说“接下来的话,你可要认真听了,我爱你,安迷修,这也许太迟了。不仅对你,也对我,都迟了。“你提的要求,我可能要毁约了。”看见了,血液没了,“病”,不,是“爱”至他于死地,这“致命的爱”。
   一个透明质的物体从他身体里退出,“它”越来越近,脸上出现了笑容,且愈来愈大,到最后,笑得跟傻子一样。
   “它”的嘴唇动了起来,落下轻飘飘的一句:

    “在等我啊,安迷修。”







——————END——————
我终于不在半夜悄咪咪地发文了!鼓掌!

   
  
  
   
         

『嘉瑞』雪与森林

☞之前的文,手残给删了

☞好的,我又来辣眼睛了

☞受精卵文笔

☞真的不好看

☞好吧,那就看吧……

  暴风雪肆虐着天地,迷路的旅行者艰难地行走在被冰雪淹没的树林里。
   “呼……呼……这天气……得快点找到避难所……”无名的旅行者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但依旧一步深一步浅的缓慢前进。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一座只能看得清的房子在旅行者的视野里冒出。旅行者扯了扯冻僵的嘴角,靠近了这座屋子。
   使他意外的是,大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空气中并未弥漫着浓浓的灰尘。旅行者警惕地走进了房子,掏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观察着周遭:木屋,没电,有蜡烛,荒废的时间不会太长。安全系数……不确定,还是小心为好,旅行者默默地在心中记下了这点,手上把房子所有的蜡烛点燃。屋子亮堂了起来,旅行者发现在类似于客厅的地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本子。他在直觉的驱使下拿起了这本本子。这是本日记,估计是之前房子的主人留下的,旅行者坐在桌旁,阅读起了日记。
 
    12月31日

    在这深山里的第一年

    祭神大典开始了,而我并不相信这世上有神。
  
    1月1日
   
    我看见了金光,这只不过是普通的自然现象。愚昧。
    
    1月2日-5日

    深山里来了陌生人,发色和眸色都是耀眼的金。这并不会影响到我。
   
    2月1日
 
    在深山里的一年零一个月

    没什么好记的,也没看见那个那个人,只不过最近我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2月15日
     遇见了那个人,并与之交手。他竟自称为神,怕是山下那些愚昧的老东西手下的。

     2月16日
     他来找我打架,结束后,我才发现他的服饰和这个时代不符。他究竟是什么人?

     3月1日
     
     在深山里的一年零两个月
    
      生活作息:起床--吃早饭--去树林里砍柴--吃中饭--陪他打架或拒绝--吃晚饭--睡觉

     6月12日
     
      一年零六个月
      
      到夏季了,在这深山里无四季可分,终年飘雪。他还在这,但我与他渐渐熟络,可我问他名字时,他拒绝了。

     9月30日

     一年零……不对,是三个月,或是更少

     我对她的越来越好奇,但始终没越线,毕竟,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秘密?谁没有呢?秋天到了,冬天不会远了……

    11月19日

    一个月多十天

     我渐渐相信了他是一个神,不过从他的神情来看,他与“神”之间没有等号。

     12月26日

     四天
 
      我与他的话越来越多,其实他很孩子气,虽然平时比较烦,他……还有点可爱。他一直不承认左眼睑下的黑色星星是贴纸贴纸,真的是……拿他没办法。
  
     12月27日

     三天

      我无法平定内心的慌乱,毕竟被一个才与自己认识一年,或者更短的和自己同性的人表白,是谁都无法接受的吧。

     12月28日

      两天

      无法逃避,无路可走

     12月29日

     最后一天

     我答应了他,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都做了,他也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嘉德罗斯,我也告诉了我的名字----格瑞。但我并不开心。他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12月30日
      最后一次写日记了,嘉德罗斯不见了踪影。
      我……嗯……
      再见,嘉德罗斯。
      明天……『后面被划掉了』

   日记就到此结束了,旅行者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他望向了窗外。外面的暴风雪已经停了,两束如神光般的光束打在了这座山的山脚和山顶,但他并不觉得刺眼。他观察着光束,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站着山顶的那到光束中间,渐渐化作了金色的碎片,而两道光束随着碎片的消失也逐渐散去。
   旅行者拿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去寻找自己的队伍。在临走之前,他在日记本上写了几句话,随后便离开。
  

    那几句话便是:

    12月31日

    格瑞,再次见到了,嘉德罗斯。






END

废话几句:
其实写完后才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笑哭』

深夜发,没人会看见吧『小声BB』
 
其实格瑞有点ooc『我的锅,我的锅』『请罪』

『安雷安』无题

群里的深夜100分,不知道该放哪,所以就放这了
关键词:废墟+诅咒+落花+晴空
我控制不住自己撸的一个小片段
想的永远比写的好
没有逻辑可言
正片开始

    被战火肆意侵占的天空终于承受不住,崩塌了,碎片化作雨滴,重重的摔在地上。沉重的雨幕中,一个白色的人影立在天地间,他的衬衫早已被雨水淋湿,紧贴在身上,描绘出美好的腰线,可惜……无人欣赏。
    他的面前有一块石头,在雨中模糊成一团,但是可以猜出,这是一块墓碑,因为,这里曾是战场。        过去,刺鼻的硝烟混合着火光破坏着这里的一切,还有无数条鲜活的生命。现在,这里只是一废墟,也只是一片墓地,属于他一人的“战场”。
   “你可真狠啊,恶党,自己在这睡的香甜,留我一人去面对那些老顽固。”安迷修垂下被淋湿的头,盯着地面。
    “不得不说,恶党,你的品味可真独特。竟然选择在这里睡觉。”安迷修抬头环顾四周,入眼的尽是断垣颓壁,在雨水的冲刷下,显露出一股浓浓的凄凉。
    “我早知道你不会回答我了,但我还是想和你说话,你说,我是不是病了,还是你对我下了诅咒?真没看出来,你雷狮还会这种东西。”安迷修扯了扯嘴角,从身后拿出一束东西,
     “跟你聊了那么多,我差点忘了这东西,哝,给你”安迷修把东西放在石碑前,些许蓝色的片状物飘落到水坑里,泛起点点涟漪。
      “蓝玫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烤串和啤酒,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还能起来。况且,淋湿的烤串你还想吃?得了吧。”安迷修直起了身子,把贴在额头的发丝向后撸去,并抹了一把脸,
       “哎……到时间了,我该走了,谢谢你肯听我啰嗦那么一大堆,还没有跳起来打我。还有,我爱你,雷狮。我知道你想听这句话很久了,对不起,拖了那么久。”安迷修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凝视着石碑,随后,转身离开。
    雨渐渐的停了,阳光通过水汽在废墟,在石碑,在整个天空,划出了一道希望的弧线。
    之后的之后,战争结束了,安迷修幸运的存活了下了,但他这一生都没娶妻生子,人们只知道他在思念某个人,某个再也不能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安迷修思念的是他永世的恋人––––––雷狮。这是雷狮对安迷修的诅咒,可他安迷修也愿意接受。因为他欠他一句“我爱你”。

––––––END

艾玛,忘记打tag,只好重新发了。

『瑞嘉瑞』七夕小短文

*七夕狗粮准备好了么
*作为一条纯种单身狗,怨念极深
*写到最后,才觉得像嘉瑞……
*凑合着看吧,当做无差吧。
*准备好了吗
*再确定一次
*黑喂狗

   鲜血,硝烟,废墟,失败,胜利,这是凹凸大赛,现实永远是残酷和充满了欺骗性。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这时体现的淋漓致敬。
   “格瑞!这最后一战!拼尽你的全力吧!哈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悬浮于半空,狂妄的笑声充斥着空气,金色的眼眸里尽是寒冷,手里抓着神通棍。
    “真是个疯子,这次,没有退路了。”格瑞微微眯起双眼,警惕着嘉德罗斯,双手攥紧烈斩的刀把,向右后方稍微倾斜,双膝弯曲,准备随时攻击或防守。
    『实在不会写打斗场面,接下来凑合着看吧。』
     先出手的是嘉德罗斯,他举起神通棍,用力地向下挥去,气流凝聚成实质的能量,凌冽地朝格瑞冲去。格瑞抓紧刀把,使力从右往左地挥动烈斩,重重地砍在能量刃上,使其向左偏离轨道。格瑞趁撞击时爆出的白光,双脚用力蹬地,努力缩短自己与嘉德罗斯之间的距离。嘉德罗斯也不是废物,自然察觉到了格瑞的举动,他横起神通棍挡在胸前,接下了格瑞的一斩。格瑞借力与嘉德罗斯分开了距离,站着和嘉德罗斯一个高度。这时的二人早已没了对话的念头,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一秒过后,他们向对方冲去,撕打在一块,战斗的本能和低级的技能是他们的攻击漏洞百出。此刻的他们,早已忘却了自己所拥有的元力技能,用着手中的武器进行着格挡和攻击。
   几十回合下来,疲惫,汗水,鲜血,铺满了格瑞和嘉德罗斯的脸庞。但嘉德罗斯突然笑了,逐渐的变得癫狂,仿佛有什么失去了。格瑞在那一瞬变得有些恍惚,当他回过神来时,只感觉得到自己的刀,深入了一个柔软的的地方,左手上覆盖着另一个人的手,红色,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淹没了嘉德罗斯。格瑞不可思议地松开了烈斩,吃惊地望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勉强的牵起了嘴角,缓慢的吐出几个字:“你……这样子……可……真傻啊……格……瑞……”嘉德罗斯的身体不受控制向后倾去,接住他的不是温暖的怀抱,而是坑洼的地面。格瑞,你可要快点来啊,我可等不了那么久,这架打的最尽兴,认识你,不亏,渣渣,随后嘉德罗斯陷入了黑暗。随着心一起堕入黑暗的,还有一句话。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逐渐冰冷的身体,缓缓地叹了口气,拔出了烈斩,转身去下一个地点,随风飘来一句话:“嘉德罗斯,很高兴认识你。”

   『还没完,接下来你们猜猜看。』













    格瑞拖着疲倦的身体来到最后一个地点,金就在那等着他。“格瑞,你……”金看见格瑞布满细碎的伤痕的身体,心里满是担心。“闭嘴,笨蛋。”格瑞吃力地再次举起烈斩,撇见了金吃惊的眼神,“闭眼。”之后用力地刺向自己。

    凹凸大赛,结束了……
    
     『还有,接着往下看。』

     问:“嘉德罗斯,你是怎么知道格瑞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答:“因为,他的温柔全部给予了别人,爱,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我沉迷于一人的独角戏,而你却当做一场滑稽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