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鹿卿冬

我到天堂没?
我爱意识流
更新看缘(存稿箱深不见底)
长期失踪
永远睡不醒
尽我所能,讲一个故事

『瑞嘉瑞』七夕小短文

*七夕狗粮准备好了么
*作为一条纯种单身狗,怨念极深
*写到最后,才觉得像嘉瑞……
*凑合着看吧,当做无差吧。
*准备好了吗
*再确定一次
*黑喂狗

   鲜血,硝烟,废墟,失败,胜利,这是凹凸大赛,现实永远是残酷和充满了欺骗性。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这时体现的淋漓致敬。
   “格瑞!这最后一战!拼尽你的全力吧!哈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悬浮于半空,狂妄的笑声充斥着空气,金色的眼眸里尽是寒冷,手里抓着神通棍。
    “真是个疯子,这次,没有退路了。”格瑞微微眯起双眼,警惕着嘉德罗斯,双手攥紧烈斩的刀把,向右后方稍微倾斜,双膝弯曲,准备随时攻击或防守。
    『实在不会写打斗场面,接下来凑合着看吧。』
     先出手的是嘉德罗斯,他举起神通棍,用力地向下挥去,气流凝聚成实质的能量,凌冽地朝格瑞冲去。格瑞抓紧刀把,使力从右往左地挥动烈斩,重重地砍在能量刃上,使其向左偏离轨道。格瑞趁撞击时爆出的白光,双脚用力蹬地,努力缩短自己与嘉德罗斯之间的距离。嘉德罗斯也不是废物,自然察觉到了格瑞的举动,他横起神通棍挡在胸前,接下了格瑞的一斩。格瑞借力与嘉德罗斯分开了距离,站着和嘉德罗斯一个高度。这时的二人早已没了对话的念头,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一秒过后,他们向对方冲去,撕打在一块,战斗的本能和低级的技能是他们的攻击漏洞百出。此刻的他们,早已忘却了自己所拥有的元力技能,用着手中的武器进行着格挡和攻击。
   几十回合下来,疲惫,汗水,鲜血,铺满了格瑞和嘉德罗斯的脸庞。但嘉德罗斯突然笑了,逐渐的变得癫狂,仿佛有什么失去了。格瑞在那一瞬变得有些恍惚,当他回过神来时,只感觉得到自己的刀,深入了一个柔软的的地方,左手上覆盖着另一个人的手,红色,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淹没了嘉德罗斯。格瑞不可思议地松开了烈斩,吃惊地望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勉强的牵起了嘴角,缓慢的吐出几个字:“你……这样子……可……真傻啊……格……瑞……”嘉德罗斯的身体不受控制向后倾去,接住他的不是温暖的怀抱,而是坑洼的地面。格瑞,你可要快点来啊,我可等不了那么久,这架打的最尽兴,认识你,不亏,渣渣,随后嘉德罗斯陷入了黑暗。随着心一起堕入黑暗的,还有一句话。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逐渐冰冷的身体,缓缓地叹了口气,拔出了烈斩,转身去下一个地点,随风飘来一句话:“嘉德罗斯,很高兴认识你。”

   『还没完,接下来你们猜猜看。』













    格瑞拖着疲倦的身体来到最后一个地点,金就在那等着他。“格瑞,你……”金看见格瑞布满细碎的伤痕的身体,心里满是担心。“闭嘴,笨蛋。”格瑞吃力地再次举起烈斩,撇见了金吃惊的眼神,“闭眼。”之后用力地刺向自己。

    凹凸大赛,结束了……
    
     『还有,接着往下看。』

     问:“嘉德罗斯,你是怎么知道格瑞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答:“因为,他的温柔全部给予了别人,爱,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我沉迷于一人的独角戏,而你却当做一场滑稽剧。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