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鹿卿冬

我到天堂没?
我爱意识流
更新看缘(存稿箱深不见底)
长期失踪
永远睡不醒
尽我所能,讲一个故事

『安雷安』无题

群里的深夜100分,不知道该放哪,所以就放这了
关键词:废墟+诅咒+落花+晴空
我控制不住自己撸的一个小片段
想的永远比写的好
没有逻辑可言
正片开始

    被战火肆意侵占的天空终于承受不住,崩塌了,碎片化作雨滴,重重的摔在地上。沉重的雨幕中,一个白色的人影立在天地间,他的衬衫早已被雨水淋湿,紧贴在身上,描绘出美好的腰线,可惜……无人欣赏。
    他的面前有一块石头,在雨中模糊成一团,但是可以猜出,这是一块墓碑,因为,这里曾是战场。        过去,刺鼻的硝烟混合着火光破坏着这里的一切,还有无数条鲜活的生命。现在,这里只是一废墟,也只是一片墓地,属于他一人的“战场”。
   “你可真狠啊,恶党,自己在这睡的香甜,留我一人去面对那些老顽固。”安迷修垂下被淋湿的头,盯着地面。
    “不得不说,恶党,你的品味可真独特。竟然选择在这里睡觉。”安迷修抬头环顾四周,入眼的尽是断垣颓壁,在雨水的冲刷下,显露出一股浓浓的凄凉。
    “我早知道你不会回答我了,但我还是想和你说话,你说,我是不是病了,还是你对我下了诅咒?真没看出来,你雷狮还会这种东西。”安迷修扯了扯嘴角,从身后拿出一束东西,
     “跟你聊了那么多,我差点忘了这东西,哝,给你”安迷修把东西放在石碑前,些许蓝色的片状物飘落到水坑里,泛起点点涟漪。
      “蓝玫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烤串和啤酒,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还能起来。况且,淋湿的烤串你还想吃?得了吧。”安迷修直起了身子,把贴在额头的发丝向后撸去,并抹了一把脸,
       “哎……到时间了,我该走了,谢谢你肯听我啰嗦那么一大堆,还没有跳起来打我。还有,我爱你,雷狮。我知道你想听这句话很久了,对不起,拖了那么久。”安迷修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凝视着石碑,随后,转身离开。
    雨渐渐的停了,阳光通过水汽在废墟,在石碑,在整个天空,划出了一道希望的弧线。
    之后的之后,战争结束了,安迷修幸运的存活了下了,但他这一生都没娶妻生子,人们只知道他在思念某个人,某个再也不能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安迷修思念的是他永世的恋人––––––雷狮。这是雷狮对安迷修的诅咒,可他安迷修也愿意接受。因为他欠他一句“我爱你”。

––––––END

艾玛,忘记打tag,只好重新发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