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鹿卿冬

我到天堂没?
我爱意识流
更新看缘(存稿箱深不见底)
长期失踪
永远睡不醒
尽我所能,讲一个故事

『嘉瑞』雪与森林

☞之前的文,手残给删了

☞好的,我又来辣眼睛了

☞受精卵文笔

☞真的不好看

☞好吧,那就看吧……

  暴风雪肆虐着天地,迷路的旅行者艰难地行走在被冰雪淹没的树林里。
   “呼……呼……这天气……得快点找到避难所……”无名的旅行者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但依旧一步深一步浅的缓慢前进。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一座只能看得清的房子在旅行者的视野里冒出。旅行者扯了扯冻僵的嘴角,靠近了这座屋子。
   使他意外的是,大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空气中并未弥漫着浓浓的灰尘。旅行者警惕地走进了房子,掏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观察着周遭:木屋,没电,有蜡烛,荒废的时间不会太长。安全系数……不确定,还是小心为好,旅行者默默地在心中记下了这点,手上把房子所有的蜡烛点燃。屋子亮堂了起来,旅行者发现在类似于客厅的地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本子。他在直觉的驱使下拿起了这本本子。这是本日记,估计是之前房子的主人留下的,旅行者坐在桌旁,阅读起了日记。
 
    12月31日

    在这深山里的第一年

    祭神大典开始了,而我并不相信这世上有神。
  
    1月1日
   
    我看见了金光,这只不过是普通的自然现象。愚昧。
    
    1月2日-5日

    深山里来了陌生人,发色和眸色都是耀眼的金。这并不会影响到我。
   
    2月1日
 
    在深山里的一年零一个月

    没什么好记的,也没看见那个那个人,只不过最近我一直在做同一个梦。

     2月15日
     遇见了那个人,并与之交手。他竟自称为神,怕是山下那些愚昧的老东西手下的。

     2月16日
     他来找我打架,结束后,我才发现他的服饰和这个时代不符。他究竟是什么人?

     3月1日
     
     在深山里的一年零两个月
    
      生活作息:起床--吃早饭--去树林里砍柴--吃中饭--陪他打架或拒绝--吃晚饭--睡觉

     6月12日
     
      一年零六个月
      
      到夏季了,在这深山里无四季可分,终年飘雪。他还在这,但我与他渐渐熟络,可我问他名字时,他拒绝了。

     9月30日

     一年零……不对,是三个月,或是更少

     我对她的越来越好奇,但始终没越线,毕竟,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秘密?谁没有呢?秋天到了,冬天不会远了……

    11月19日

    一个月多十天

     我渐渐相信了他是一个神,不过从他的神情来看,他与“神”之间没有等号。

     12月26日

     四天
 
      我与他的话越来越多,其实他很孩子气,虽然平时比较烦,他……还有点可爱。他一直不承认左眼睑下的黑色星星是贴纸贴纸,真的是……拿他没办法。
  
     12月27日

     三天

      我无法平定内心的慌乱,毕竟被一个才与自己认识一年,或者更短的和自己同性的人表白,是谁都无法接受的吧。

     12月28日

      两天

      无法逃避,无路可走

     12月29日

     最后一天

     我答应了他,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都做了,他也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嘉德罗斯,我也告诉了我的名字----格瑞。但我并不开心。他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12月30日
      最后一次写日记了,嘉德罗斯不见了踪影。
      我……嗯……
      再见,嘉德罗斯。
      明天……『后面被划掉了』

   日记就到此结束了,旅行者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他望向了窗外。外面的暴风雪已经停了,两束如神光般的光束打在了这座山的山脚和山顶,但他并不觉得刺眼。他观察着光束,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站着山顶的那到光束中间,渐渐化作了金色的碎片,而两道光束随着碎片的消失也逐渐散去。
   旅行者拿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去寻找自己的队伍。在临走之前,他在日记本上写了几句话,随后便离开。
  

    那几句话便是:

    12月31日

    格瑞,再次见到了,嘉德罗斯。






END

废话几句:
其实写完后才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笑哭』

深夜发,没人会看见吧『小声BB』
 
其实格瑞有点ooc『我的锅,我的锅』『请罪』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