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鹿卿冬

我到天堂没?
我爱意识流
更新看缘(存稿箱深不见底)
长期失踪
永远睡不醒
尽我所能,讲一个故事

『雷安』 病名は愛だった

☞雷安登榜顶啦!!!
☞爆肝走起   

     阳光被枝杈割碎,悄悄落于树下人的身上。他似乎睡着了,不似活着,也不似死去。
    步入他的记忆,扑面而来的是一片猩红,不是他的,他正徒劳地用双手捂住怀中人的伤口,但鲜血依旧不听话的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最后怀中人还是去了,身体化为碎片。他试图抓住那虚渺的,离他而去的事物,打开掌心,留下的只有悲痛。待到碎片飘散消失,一个圆形的物体掉落在地上。他捡起物体,托于掌心,虔诚地烙下一吻。这段记忆且无声,至于无声的原因,估计是他不愿去记忆。毕竟,有时最后的对话,会折磨人的一生。还有种可能,是他不愿听到关于“再见”的话语,并坚信会再次见面。他为自己编织了一个网,把自己蒙蔽其中。   
    再次醒来,走进的是他更早的记忆。看见了一个白色头发绛紫瞳色拿着一把绿色大刀的男人和一个灿金头发和瞳色拿着黄黑相间棒子的少年。还看见了在上一个记忆里在他怀中离去的人。他们在一个大厅里相遇,似乎很熟练的由拌嘴变为打斗。但总觉得他们之间,不,是他的心产生了变化,可是看不清,只好把这种怪异的感觉,称为“病”。望见了 从心脏蹦出的血液,循环了一周后,又回到了心脏,但似乎有些血液通过皮肤偷偷地跑了出去,不知去向。很奇怪,却无从下手去寻找答案。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他不是死在别人手上,就是死于“病”。
   错了,都错了,那根本就不是“病”,天真。可,晚了。
   记忆到此为止,他醒了。他揉着太阳穴,左手撑起上半身,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五分钟后,他站起了身,摇摇晃晃地向着树林深处走去。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平地,地面有微微的凹陷,周围突出的石块凌乱又参差不齐,像是之前在这发生过一场战斗。他面向着一面石壁,低垂着头像是在忏悔。他拿出一捧祖母绿色的花瓣,任凭风把它们带向不同的目的地,敢肯定的是,没有一片抵达他心中的那个地方。
   不幸的人啊!
   他在向谁忏悔?不知道,不明白。
   他说话了,今天的第一句,“真能睡啊,安迷修。”安迷修?是谁?他又接着说“接下来的话,你可要认真听了,我爱你,安迷修,这也许太迟了。不仅对你,也对我,都迟了。“你提的要求,我可能要毁约了。”看见了,血液没了,“病”,不,是“爱”至他于死地,这“致命的爱”。
   一个透明质的物体从他身体里退出,“它”越来越近,脸上出现了笑容,且愈来愈大,到最后,笑得跟傻子一样。
   “它”的嘴唇动了起来,落下轻飘飘的一句:

    “在等我啊,安迷修。”







——————END——————
我终于不在半夜悄咪咪地发文了!鼓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