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鹿卿冬

我到天堂没?
我爱意识流
更新看缘(存稿箱深不见底)
长期失踪
永远睡不醒
尽我所能,讲一个故事

『雷安』不知道起什么名字的债

☞赌博赌输了『笑哭
☞末日po
@小电驴   给她给她的,这件事告诉我们要珍惜生命,远离赌博『正经脸』







   “呼……呼……”
    沉重的呼吸声打破了夜的宁静,地上的脏水溅起水花。
   “啊!唔……”
   血红,爬上了墙头。彼岸花再次盛开在三川途边,又是一个3000年。

   “昨天晚上凌晨,于xx路的一条小巷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为一名青年男性,死因为失血过多,致命伤是脖子上一条5厘米长的口子。凶手是用牙齿撕扯着死者的脖子才导致的创伤,凶手还在逃窜中,详情请看现场报道……”
   雷狮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起身走到厨房,手臂环住了正在做饭的人。
   “最近不太平啊,安迷修”
   “你怎么关注这些了,雷狮,还有,把你的手拿开,如果还想吃饭的话。”
   雷狮松开了左手,指了指左胸。
   “这,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安迷修切菜的手顿了顿,叹了口气,转身捏住了雷狮的脸。
     “疼疼疼,安迷修!放手!”
     “雷狮,别想这么多了,没什么事就别妨碍我做菜,出去看你的电视吧。”
     安迷修说完随即放了手,顺便帮雷狮揉了揉脸。雷狮依旧死皮赖脸的粘在安迷修的身上。
     “切,爱听不听,卡米尔那小伙子竟然说要来蹭饭,真不是时候。”
     ”叮咚~”
     安迷修推了推大型人型挂坠。
     “人到了,开门去。”
     雷狮不情愿的放下在安迷修身上作妖的手,蹭到了门前。敲门声在铃声之后急促的响着。
      “来了,急啥。”
      雷狮打开了门。
      “我说,卡米尔,你……”
       眼前的一幕,让雷狮呆楞住了。

    “哈…哈……”
    “怎么,又梦到了卡米尔。”
    “嗯。”
    雷狮环顾四周,自己身处在一个车厢里。等到雷狮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他盯着安迷修。
     “多久了……”
     “一年多了。”
     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
     “打了那么久,丧尸还是那么多。天杀的,哪里来的那么多丧尸。”
     “呵。”
      “笑什么?”
      雷狮坐起身,由于车厢太矮,他只能弯着腰。雷狮撑着头,看着手边的枪械。
     “想起了你第一次看到丧尸时的模样,那表情真tm傻逼。眼珠子都要被你瞪出来了。那衰样,啧啧啧,够我笑一辈子了。”
     安迷修的唇角翘了起来。不甘示弱地反击。
     “还好意思说我,当时谁哭的像300斤的嘉德罗斯一样,我衬衫都湿透了。”
     “可劲贫吧你,安迷修,现在不还是在下面的那个。”
     “雷狮……”
     安迷修看着雷狮,眼里闪烁着些什么。
     “后悔吗?接这个任务。”
     “来都来了,现在后悔有用吗?”
     安迷修转头透过车窗,望着黑色的堡垒。
     “这个任务结束了,我们就不干了,你说,我们会不会遇见格瑞和嘉德罗斯。”
     雷狮收回视线。
     “他们,不都在变为丧尸的那一刻选择了死亡吗。”
     “也是。时间到了,走吧。”
     安迷修和雷狮拿起武器,打开车门,钻入了树林。
     他们在树林中快速地前进着,宛如两只黑豹,优美,神秘,却又致命。
     “吼……”
     安迷修停下了脚步,向雷狮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随即猫下身子,钻入草丛。一个丧尸从草丛前走过,像是哨兵。雷狮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小刀,快速地从草丛里起身,挥臂,砍掉了丧尸的脑袋。他们继续赶路,一路上运气不错没遇见几个丧尸哨兵。遇见了,也立马身首异处。
     黑色的墙体出现在安迷修和雷狮面前,这原本是一个军事基地,曾经的安全区。现在,被大量的丧尸占领着。他们的任务是——炸毁这座堡垒,从内部。
      雷狮找到一个缺口,看样子是之前和丧尸战斗时被轰出来的,而丧尸也没把它修补起来。“真走运,安迷修,这里。”
       进入墙体后面的世界,血腥味扑面而来,安迷修看着尸骸遍地情形,即使之前看到的再多,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血液早把土地染成了暗红色,充斥着死亡的气息。雷狮也不禁感叹:“畜生就是畜生,总算知道它们为什么不补着洞的原因了。”“这都是之前的战争中的人吧”“不,有新鲜的尸骨”雷狮指着不远处的一具白骨,“快走吧,有丧尸要来了。”雷狮和安迷修躲入一处掩体,看着一小队的丧尸来到了尸堆旁。它们抓起“肉”就往破烂的嘴里塞去,倒有一种狼吞虎咽的感觉。“肉”从它们腐烂的身体滑落出来,沾染了黄色的粘稠的尸油滚落在地,溅起血花。等到它们吃完走了,雷狮才从嘴里幽幽地吐出几句话“这,怕是它们的仓库,还是存食物的那种。”
        “别说了,我想吐”安迷修艰难地吞下唾液,压下那种从内里深处涌出的恶心感。
        “走了。”雷狮拉起安迷修的手,往武器库走去。一路上躲躲闪闪,弹药竟没消耗一丝。丧尸当然不知道武器库的重要,所以门口没一尸把守。
         安迷修蹲下身,琢磨着怎么开门。雷狮倚靠在一旁,为安迷修放风。
         “开了,走吧。”安迷修走进去,雷狮跟在身后,顺手关了门。安迷修在黑暗中凭着记忆小心安好了炸弹。突然,门外传来了骚动,伴随着阵阵吼声。
         “雷狮,怎么回事?”安迷修抬头问雷狮。
         “不知道,怕是来丧尸潮了。”雷狮皱起眉毛,“啧,组织果然早就计划好了。安迷修,你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安迷修站起身,开始组装枪械,“呵,雷狮,与其在这被炸死,还不如出去闯一把。”
         “可以,我赞同。”雷狮同拿出了枪,“准备好了吗,骑士?”
          “当然,海盗。”

         
        
          果然是丧尸潮,难怪之前没遇到多少丧尸。血月挂在天上,宣示着这是一个属于丧尸的夜晚。阴界之门悄然开启,妖艳的彼岸花在三川途边燃烧,安慰着来自阳间的灵魂。丧尸捕食人类,人类又猎杀丧尸,到头来却是两败俱伤。安迷修和雷狮穿梭在破烂的小巷里,时不时就有丧尸冒出来,但都被一枪狙死。虽然枪上装了消音器,可丧尸的吼声引起了丧尸大部队的注意。鬣犬,围住了豹。
           “太多了,安迷修,出不去”雷狮擦去脸上被溅到的尸油。
           “往武器库那引,时间快到了。”安迷修卸下空弹夹,装上最后一个弹夹。
           丧尸丑陋,恶心的“嘴脸”就在眼前,安迷修想起了之前它们吃“肉”的情景,不禁打了一个颤。
           血月被乌云遮住了全身,时间进入了倒计时。雷狮和安迷修的弹药早已用完,只能用军刀割下丧尸的头颅。手臂早已酸涩,体力也快消耗殆净。本知道最后的结果都是死,还在做着无谓的抵抗。
           “哈……”雷狮和安迷修背靠着背。
           “喂,安迷修,感觉怎样。”雷狮矮下身子躲过一个丧尸的扑击,雷狮借力一推,把丧尸推向尸堆,顺便砸到了几个丧尸。
           “不怎样,还有二十秒,你要什么想说的吗?”安迷修一个肘击砸上一个丧尸的脑袋,反手用刀砍下了另一个丧尸的脑袋。
          “你要听什么,我就说什么。”雷狮杀完一个丧尸,转头看向安迷修。
          “想听……想听你说自己是我的身下受。”安迷修狡猾一笑。
          “好吧,我说,我,雷狮,是安迷修的,身上,攻。”雷狮反将一军安迷修。
          “你……”“pong……”
          白光席卷天地,淹没了丧尸群和雷安二人。
          “嗡……”
          脑袋里一片寂静,转眼间自己就立在了一个空白的世界。安迷修懵了一下,转头便看见了雷狮那欠揍的脸。
          “雷狮……”“嘘,听我讲完,我,雷狮,愿做安迷修永远的,身,上,攻。”雷狮突然认真。
          “雷狮……”安迷修张了张嘴,却被雷狮打断了,“是不是很感动啊,安迷修。”
          安迷修抽了抽眼角“你tm的雷狮……我……唔……”
          雷狮乘机偷吻了安迷修。
          “走吧,格瑞,嘉德罗斯和卡米尔都在等我们。”
          “好,走吧。”

——————END——————
哈哈哈哈哈哈,我债还完了!!!!『突然失智』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