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鹿卿冬

我到天堂没?
我爱意识流
更新看缘(存稿箱深不见底)
长期失踪
永远睡不醒
尽我所能,讲一个故事

【雷安】Counting Sheep

★真一句话雷安
★OOC严重,意识流的产物
★严重前言不搭后语
★注意避雷
★祝观赏愉快







        滴答,滴答……

  雨滴落在白上,染上一块块黑,顺着他的衬衫爬上他的脸颊。他似失了知觉,失了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如无人操控的木偶,任由那黑将他吞噬。

  一抹艳红突兀地出现在他头顶,雨怨恨地砸向阻碍它的红,黑见此也畏手畏脚的,退下了他的脸庞。

  “你来了。”他睁开了眼,眼里是一个倒映着森林的湖,美中不足的是,那里没有光芒。

  “我要不来,你不还得在这傻傻的淋雨?这伞送到了,我也该走了。”来者将伞柄塞入他的手里,撑起另一把伞,走入了雨幕。而他,在说完第一句话后,便低着头。之前那些幸运的落在他身上的雨,顺着他的发丝,睫羽向下滑落,它们不想就此融于泥土,挣扎着,颤动着,汇成一滴水珠,它们身下的载物不堪重负弯了腰,使它们的一切努力飘之于水。

  隐入雨幕的身影停住了,回过头来,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结果是唇边一抹轻蔑的弧度,“我可不欺负病患,我想你知道这点。”

  “……”回答来者的,是一片雨入地的哀嚎之声。

  来者见此,唇的弧度僵了一下,不可见闻地叹了一口气,“其实红挺配你的,”来者看了眼那柄艳红的伞,那红带给了来者一阵阵的心慌,不正常,太不正常了。他的瞳孔突然放大,嘴唇颤抖着,徒劳地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是吗?”他抬起头,望向罩在他头顶的燃烧着的红,那炽热的温度逼退的他身上的黑,红渐渐占据了他的身躯,白在红的覆盖下扭曲着,想逃离红的掌控,却只是徒劳。

  “这样的我,你喜欢吗?”他再度开口,盯着那抹颤抖着的身影。

  不……不是的……喉咙像被掐住似的,所有的话语被堵回喉咙。

  他骤然一笑,“忘了我吧,这样的我,不值得你用一辈子来换。”那笑容,含着悲伤,带着绝望。

  你在说什么鬼话!什么不值得!我愿意用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来把你换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开口,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一次就好……一次……

  雨无情的将两人隔绝,他只看见他逐渐模糊的身影,他想迈动双腿,他想奔跑,他想把他抱在怀里,他不想他离开。但双腿被钉在地上,双手违背着自己的意识。他只能看着他离开,只能看着那抹艳红,浸染了他的全身。

  那一刻,鬼门现,彼岸花开,忘川河上,孟婆旁,一碗川水,断了过往。

  当贪婪的红爬到他脚边时,身体才听从了意识,他颤抖的跑了过去,用着颤抖的手,抚上了他布满伤痕的脸庞。

  “傻子……红色和你一点都不配…这里这么冷,我们回去吧……你醒醒啊……”

  他只闭着眼,不做任何答复,手边的双剑失去生机的躺在那。

  那一刻,星辰破碎,他的世界,崩塌了。

  

  

  滴……滴……

  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摁掉了坚持不懈地响着的闹钟,另一只手习惯性地向旁边一捞,触及的冰凉使他清醒了过来,自嘲地勾起了嘴角。

  起身,点上一支烟,用尼古丁麻痹着自己。

  叮,手机屏亮了,来信息了。

  他疑惑地拿起手机,想看看是谁这么早来打扰他。目光刚触及屏幕,他怔住了,屏幕上赫然写着:

  “起了吗?雷狮。

    By安迷修”

评论

热度(2)